阿辞

抉择(七)

第七章
   “原木一,醒醒!”我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处在最初的不停下着雨的奇怪空间内,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我的名字,“我不是原木一,我是刑木禾,我不是跳楼死了吗?”“啊,看来你现在完整了,真是恭喜,你确实跳楼了,不过你的身体并没有完全死亡,可是,因为你的死亡的意愿太强烈了,你的意识抗拒回到你的身体,在不断挣扎时,你丢掉了你的一部分意识,来到了这光暗交界处,作为死神,我不能让你在此游荡,所以我帮你找回了你的遗失的意识,现在,你应该做出选择了,一会儿你面前会出现两扇门,一扇会让你回到原来的世界,一扇会带你去另一个世界,好好选择吧!”声音消失后,这个空间开始快速地分解融合,那些云和水交融在了一起,而那些沉淀和云中的灰色物质则被分离了出来,聚集在了一起,随后,两扇门和两个人出现在了我的身前。
       出现在我身前的分别是一扇金色的门,一扇灰色的门,这两扇门前分别站着那个孩子和那个精灵。那个精灵身上的光芒看起来黯淡了佷多,一点也不温暖了;那个孩子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痕,还冒着丝丝黑气,她看着我,轻轻地对我说“对不起,那个时候一定佷痛吧。”那个精灵在那个孩子说完后,向我说道“跟我回去吧,你身边的人都佷舍不得你。”这时,那个声音又响起了“快做决定吧。”我看了看精灵,笑了一下,说道“谢谢,可惜,我现在不需要那些东西了,因为我早已经不相信也不在乎了。”我走到那个孩子的身旁,轻轻地摩挲着她身上的伤痕,它们在她身上,更在我心里,这是无法磨灭了,我轻轻地揽住了她,对她慢慢地说着“抱歉,是我对不起你,这些伤痕,都是因我出现的,不过还好,它们现在再也不会增加了,让我们结束这痛苦的一切吧,好不好?”她也轻轻地揽着我,柔声说道“我是因你而存在的,我不会怪你,那不是你的错,你不应该承担所有的后果的。”然后,我牵着她,打开了那扇金色的门,我们并肩走了进去,一束光照了过来,在温暖的光的照耀下,,一些东西消失了,只留下原本的我们,我们正变得轻盈远方传来了圣洁的歌声,我们向那里飘去了,此刻,我感到了解脱,而她,也解脱了,真好啊,一切,都结束了。

抉择(六)

第六章
       啊,我想起来了,我全都想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不叫原木一,我叫刑木禾,在我念完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后,在第二个学期开学时,我从教学楼的顶层跳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 跳下去之后,我感到时间仿佛停止了,我停留在了虚无之地,与空气融为一体,我挣脱了那具笨重的躯壳,飘向了那高旷的天空,就在我要脱离这俗世时,一阵剧烈的痛疼把我又拉了回来,拽进了那具令人讨厌的躯体内――我身上的骨头应该都断了,我想爬起来,却控制不了这具躯体,一阵抽搐之后,它现像一滩黏稠的泥土一样摊在了地上,而且这摊泥土中的每一粒泥土都作了剧烈的疼痛,将我裹住了,在这极剧的疼痛的包围下,我的意识,被掩埋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回想,起来那种痛感仿佛要把我整个灵魂都摧毁掉,可是,我一点也不后悔――我甚至庆幸,庆幸我终子结束了我那可笑的生命,是啊,那真的是非常可笑的一条命。
       拥有那条命的人呢,小的时候因为笨拙,达不到父母的要求,所以就可以被随意地打骂,他们开心时就逗逗她,哄哄她,他们不开心时,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打她一顿,不是因为她做错了,而是因为他们不高兴了。可是,她无法反抗,她只能忍受,忍到他们气消为止,因为她是如此弱小,她又没法自己挣钱,她得靠他们养活,而且,她也实在是太笨了,真的,有些东西,他们没教她,她不会;有些东西,他们没教她,她也不会,谁让有人会她不会呢?所以她只能自己忍着啊,有正真谁在乎她的想法?她当时不过是个玩意儿,被打骂之后,她没有人可以倾诉,也不能哭,因为一被发现他们就会讽刺她,尽管她是如此笨拙愚蠢,可是,她也是个有感情的人啊。所以,她就给自己“制造”了一个朋友――一个只有她能感受到的朋友,那个朋友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她父母一样,可是,和她父母不一样的是,那个朋友会在她难过时安慰她,温柔地抱着她,尽管她无法真正触碰到,但是,她可以在心里回抱着那个朋友;那个朋友会带她去她一直想去可是一直都去不了的游乐园玩,尽管那只是她记忆中模糊的游乐园;最最重要的是――那个朋友在她需要温温暖暖的爱时,它可以无条件地,给予她想要的轻轻柔柔的,模模糊糊的爱。她是真的非常迷恋这位朋友,只有在这位朋友这里,她才能感受到那种她渴望的却一直缺失的珍贵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 后来,她考上了一所可以为她提供稳定工作的大学,她的父母非常高兴,她再也没有被打了,甚至连责骂都很少,而她的朋友的样子也渐渐地变成了她自己的样子,因为,她对他们的那一丝丝的期待与幻想,早被时间洗的一干二净了。
        再后来啊,她就跳楼了,虽然大学里的老师和同学都待她很好,她的生活也过得很好,可是,那个一直陪着她的朋友,却成了一道结了痂的伤疤,尽管它不常出现在她的面前,可是,她却一直感受着它的存在,这让她想起了以前的那个笨拙的、可笑的自己,这实在是太恶心了,她忍不住想扣掉那道伤疤,想解放痂下的皮肤,这样,她就是一个全新的她了。可是,扣掉之后,只会露出血淋淋的,一直未痊愈的伤痕,再凝固成原来的痂。这让她不住的回想起以前的日子,即使她现在己经远离了他们,身体上被打的伤疤也早已痊愈,可是,她仍然觉的疼,她就这样日复一日地扣着痂,然后感受着血液凝固成另一道一样的痂,她觉得自己可笑又可悲,每次当她扣着那些痂时,她就会忍不住地想――“为什么我以前那么努力地想得到的东西他们不把它给我,现在我不需要了,他们却把它硬塞给我?这真是太讽刺,太可笑了。我真是太傻了,太傻了!”终于,她的血流光了,只剩下一道血淋淋的痂,她感到空虚,于是,她去寻找解脱了。

抉择(五)

第五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推开门,一片笼罩在雾霭中的大海出现在我眼前,门口则拴了一只小船,船里放着一张纸,上面写着“请带领木偶登上海中的港口,海会为您带路,任务完成后跳入海中即可回到光暗交界处。”
       望着眼前被不淡不浓的雾笼罩着的大海,我的心里突然弥漫出一股不知名的情绪,有些迷茫,有些惆怅,也有些淡淡的期待,那个孩子看了看我,说道“我们还是快走吧。”我回过神来,牵着小木偶,登上了船,那个孩子与精灵也跟了上来,船上有一对船桨,就当我刚开始划船时,一只金色的海豚从船边浮了出来,它先环着船游了一圈,然后慢慢地向左前方游去了,由于海上笼着雾,尽管海豚游得很慢,但我还是有些看不清它的身影,我只得使劲划着船桨跟着它。
        划了一段时间之后,海豚又放慢了速度,我便也慢了下来,这时,那个孩子叹了一口气,我看向她,问道“怎么了?”那个孩子叹息道“她现在很痛苦,可是,我却什么也做不了,我现在只会带给她痛苦。”我打量了一下小木偶,现在它的绝大部分心脏已经被那个孩子手中长出的黑线紧紧缠住了,只露出了一小
块灰色的地方,它的眼睛不再流淌着春日的河流,只剩下一潭凝固般的死水,并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灰雾,就像一片被浓雾笼罩着的沼泽,那个精灵坐在她的旁边,拉扯着那些黑线,可是,尽管精灵的手中已经出现了红印,还是没能把它扯断。我不禁问道“它怎么了?”小木偶叹了一口气,说道“其实这些黑线是它以前受到的伤害变成的,一开始,我基本上还可以把它们消化掉,可是它受到的伤害实在是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,我消化不了了,它们便从我的手中钻了出来,缠上了她,而且,它们还在渐渐蚕食我的力量去伤害她,我能感受到她的痛苦,可是,现在我只能看着这一切,什么也做不了。”“那些伤痛无法治愈吗?”“不能,因为它们太强烈了.如果它们很少的话,它们是无法逃脱我的控制的。可是,它们太多了,我无法消化掉它们,它们便在我的身体里滋生了起来。”听到这里,我只觉得惋惜和心疼,可也不知道更该心疼谁,不禁也发出了一声叹息。
       又向前划了很久,前方隐隐出现了了一些房屋与船只的轮廊,看来离港口不远了,我加快了速度,努力向前划去。大约划了一刻钟之后,我们抵达了港口,我牵着小木偶,登了上去,那个孩子与精灵也跟了过来,接着,那个孩子说道“现在就让我们带着它走下去吧,你的任务完成了。”我点点头转过身,准备跳入海中,可是,心中却觉得好像缺了什么,转过头去,她们三个正注视着我,应该是在目送我吧,于是,我纵身一跃跳入了海中。
        海水温柔地包裹住了我,我的身体在缓缓下沉,在这里,我感到了平静。突然,这欢片平静被打乱了,我的前方出现了两个人影,是小木偶和那个孩子,她们怎么也跳了下来?小木偶快速地游到了我的身边,抱住了我,它的身体发出了淡淡的光芒,在这片光芒中,它的身体分解了一团夹杂着极少的金色颗粒的灰色粉末,这些颗粒和粉末进了我的身体,而一些记忆,也随着这些粉尘与颗粒涌入了我的脑海,随后,我的意识陷入了一团灰雾之中。

抉择(四)

       打开门后,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奇异的景象――在前方有一座透明的金字塔样的建筑,这栋建筑有六层,每层之间都有一道长长的楼梯相接,每一层中都有许多金色的圆球和黑色的污泥,越往上,圆球越多,污泥越少,最顶层的几乎没有污泥,全都放满了金球。我走过去,细细地观察着金字塔的第一层,突然,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:“您好,本次的任务是帮助您之前组装好的木偶到达第四层,当木偶到达第四层之后请把木偶身上的除红线外的操纵线剪断,然后带着木偶进入下一扇门,最后,祝您好运。”
        当那个声音消失时,我的周围却突然出现了一大群人,他们的怀中都抱着个婴儿状的木偶,小跑着向金字塔的入口涌去,我在汹涌的人潮中穿梭着、寻找着那个婴儿,但是,人实在是太多了,目光所及之处,都是神色各异的人,有的带着喜悦.有的带着期待,有的带着茫然,但是,这些人里并没有我要找的那个人。就当我要被人潮淹没时,一个熟悉的金色身影从我面前闪过,我急忙追上去,啊,对了,这就是那个金色的精灵!它的身边就是那对男女,他们的怀中就抱着那个木偶。
        找到人之后我总算松了一口气,跟着他们进入了金字塔内。刚一进金字塔,有一小部分人就直接装上机械翅膀飞到了第二层,有的甚至到达了第三层,但是我跟随的这对男女并没有机械翅膀,只见他们快速地搜寻着污泥中的金球,简单地进行处理后就塞进了怀中木偶的嘴里,我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,正思考着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时,他们飞快地向楼梯跑去,我只得紧紧地跟在他们后面,只见他们飞快地攀登着楼梯,许多人也在他们周围追赶着,不一会儿,就到达了第一层。此时,小木偶已经由婴儿的样子变为了人类5,6岁的样子,他们继续寻找着金色的圆球喂给木偶,在给它喂下6颗金球之后就拉着木偶跑向第二层,不过小木偶好像跟不上他们的速度,吃力地与周围的小木偶跑向第二层,渐渐地,小木偶与它周围的木偶拉开了距离,正当我想跑过去帮小木偶时,突然从那对男女那里蹿出来几条灰色的线,抽向了小木偶,我连忙用手去抓那些线,它们却穿过了我的身体,落在了小木偶的身上,受到抽打的小木偶奋力地跑了起来.我想过去拉着它帮它一把,不料它的手却被另外两只手拉住了,一只被那个金色的精灵拉着,另一只则被那个与小木偶一模一样的孩子牵住了,那个孩子带着它跑了一阵后忽然放开了手,绕到了小木偶的前边,一边跑着,一边用手轻轻抚过那些伤痕,被抚过的伤痕都消失了――它们出现在了那个孩子的身上,那个孩子打了个颤,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呜咽,那个金色的精灵连忙跑过来,牵住了那个孩子的手,它的周围发出了淡淡的金光,温柔地包裹住了那个孩子,几秒之后,金色的光消失了,那个孩子身上的伤痕淡了佷多,但是还是留下来淡淡的、灰色的,不明显的疤痕。看着这令人感动的一幕,我却觉得有些奇怪,不过却说不出是哪里奇怪,我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三人,小木偶和那个孩子变化倒是不大,只是长大了,那个金色的精灵?对!就是那个金色的精灵——它由一开始的体貌转化成了一个和小木偶年龄相仿的小女孩的体貌!而且这个精灵现在的脸,总让我感到有些熟悉,正当我努力思索时,小木偶她们却停了下来,我向周围一看,原来我们不知不觉间已经跑到了第三层,小木偶偶停下后开始自己寻找金球并吞下,那对男女现在只是帮它简单地处理,不再给它寻找了,大约吞下三个金球后,小木偶跑向了通往第四层的楼梯。
        这次那对男女渐渐跟不上小木偶的步伐了,他们只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鞭促着小木偶不断超越同行的木偶,在这个过程中,我发现:小木偶每向前跑一段距离,它就会长高一些,样貌更成熟一些,每次被灰线抽打后,大部分时候,它会跑得更快一些,有时不会,但每次被抽打后,它那透明胸腔中的鲜红跃动着的心脏就会黯淡一分,缓慢一分,它的胸腔也会弥漫起灰色的烟雾,而帮它治疗的那个孩子的伤痕则越来越重,那个孩子的手上甚至长出了黑色的线,缠上了小木偶的心脏,而那个金色的精灵一开始帮那个孩子治疗时可以让伤痕接近痊愈,可是渐渐地,它只能减轻一些那个孩子的伤痕,而且,它的体态样貌也与小木偶越来越相似了。
       就在小木偶抵达第四层时,那个孩子递给了我一把剪刀,这把剪刀很奇怪,它一半是金色的,一半是黑灰色的,我不停地打量着这把剪刀,她在我接过剪刀后开口说话了:“把木偶身上除红色的线都剪掉吧。”啊,原来她能说话的吗?闻言,我赶紧开始剪线,小木偶身上的线都集中在心脏上,一共有两条红色的线,一撮彩色的线,一簇灰色的线和一把黑色的线,我小心地把那两条红线挑到一旁,握住了剩下的那些线,慢慢地剪去它们,可是,黑色的线却怎样都剪不断,正当我着急时,那个孩子又开口说道:“唉,没事的,没剪断黑线不会影响任务的。其实我一开始应该跟你说的,但是我想让她好受一点,只是没想到这把剪刀也无法剪断黑线,抱歉。”诶?真是什么意思?“快进去吧,下一扇门出现了哦。”这次那个金色的精灵发话了。
       我转过头一看,一扇金色的门出现了,这次的门把手是一个光滑的、球形的,黑灰色的把手。我握住了小木偶的手,啊,不,现在应该叫它大木偶了,不知不觉间,它已经和我差不多大了,我打量着它的脸庞,总觉得很熟悉,却怎么也想不起与它有关的信息。不过,现在想这些也没用,我牵着它,走了进去,那个孩子与精灵也跟了上来。

抉择(三)

第三章
       刚一着地,我就看见远处好像有一个金色的盒子,走进一看,盒子里是一堆木偶零件,这堆木偶零件中还有一张淡金色的纸条和红色的小册子,那上写着:“请把这堆零件组装成一个完整的木偶,盒子内的红色书册为操作指南,完成后请交予金色精灵所引导的人类手   中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先观察了一下盒子里的零件,发现这些零件的大小居然跟刚出生的婴儿的相应部分差不多,而且,上面居然还有一层细细软软的毛发,我不禁打了个寒颤,下意识地寻找可以逃跑的地方,可是这个空间是一个红色的类似于球形的空间,而我在底部的平坦的圆形地面中。没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组装了。按照说操作手册上的方法,我很快就组装到了最后一步——给木偶装上眼睛和心脏,于是,我快速地拿起盒子内的一双眼球,正准备组装时,却不由得放慢了手中的动作,因为,我不自觉地被这双眼睛吸引了,我定定地看着它,脑海中自动奔涌出了春日的河流――清澈而有活力,就这样,我看了它很久,才把它装上了属于它的地方。随后,我拿起那颗鲜红的、欢快地跃动着的心脏,装进了木偶透明的胸腔中,就在我把心脏放入它胸腔的一瞬间,一个与我怀中木偶非常相似的孩子出现在木偶的身边,握住了我的手,对我笑了一下,难道这就是那个金色的精灵?可是,她不是金色的啊?
       正当我一头雾水时,我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带着耀眼光芒的金色的人形生物,它后面还站着一对男女,看来它应该才是金色精灵,我打量了一下它,从身体轮廊上看,是女性的身体,但它的样貌却像男性,细看似乎与它身后的那位男性十分相似,奇怪归奇怪,任务还得完成。我站起身,把木偶递到他们怀中,就在他们接过的刹那,他们的手中长出了一条红色的线,把他们与木偶连接了起来,随后,他们和那个精灵还有那个孩子就消失了。
       这时,我的面前出现了第二扇门,这扇门的把手是一个带着很多棱角的金色圆形把手,我拧开了它,走了进去。

抉择(二)

第二章
        原木一?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,我好像不认识他啊。不对,这里还有别人吗?可是并没有看觉其他人的踪影啊,那声音是从哪传来的?好像是前面?不对,应该是后面,也不对啊,右边也有声音啊!可是,左边的声音好像更强?对了,直接让她出来就可以了!于是,我喊道“你好,我不是原木一,但是,你可以出来跟我说话吗?" “可是你就是原木一啊,哦对了!我刚才忘记了,你现在并不完整,所以不知道;还有,我现在还不能出现在你面前,因为我在这里很虚弱,不能变化形态。”我不完整?我摸了一遍自己的身体,但发现我身上并没有什么残缺的地方,那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
       这时,那个声音又出现了:“唉,算了,你现在肯定想不通我的话,我们还是先把正事给办了吧.”
      “什么?!"
       “你现在处于光暗交界处,你本来应该去光明的地方的,可是由一些特殊的原因,你来到了这里。现在,你必须通过三道门,每道门后面会有不同的需要完成的任务,你必须完成它们,然后你会再一次回到这里,到时,会出现两扇门,你必须选择其中的一扇才能离开这里,虽然两扇门都可以到达同一个地方,但这两扇门后的路却是不一样的,好了,就是这样,祝你好运吧!”
       就在那个声音消失后,我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旋涡,将我吸了进去在漩涡的中心,我看见了一扇有着像粗糙的石头的门把手的门,我连忙游过去.打开了门,被身边的水推了进去”

抉择(一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章
        滴嗒、滴嗒、滴嗒…耳边响起了一阵滴水的声音,我睁开了眼睛,却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奇怪的空间内――这个空间似乎没有明显的界限,只能隐隐约约地分辨出地面和天空,天空上有一层厚厚的灰色的积云,而且,不断地有小雨滴从云中落下,那层云正在向四周不断扩散,一缕缕灰色的云雾正不断地从那层云里抽离,晃晃终悠地飘向地面,在飘向地面的过程中又不断地有小云丝从云雾里飘离到空中,那云雾好像也带着灰色的印记,发散在空中后似乎让本就暗淡的空间更暗淡了,而剩下的那缕雾丝则慢慢飘向地面,在接触到地面的那一一瞬间便浸入了地面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时,雨越下越大了,我打量着四周,寻找着避雨的地方,这时,我突然发现,这里的地面上什么东西都没有,“完了,我要被林成落汤鸡了。”我刚这样想到,却惊奇地发现当雨滴落在我身上时并不会停留在我的身上,而是会顺着我的身体滑到地面中去,不留一点痕迹。这时,我顺着那水看去,却地发现:这里的地面并不能算“地面”它看上去有点像一块大玻璃,是通明的,水滴在上面它会散发出一层层的涟渏,感觉这就像是一块大玻璃上积着一层水一样,我能站在这层水上,脚并不会被打湿,但它却会被我的动作带出波痕。我蹲了下来,用指尖划了一下地面,又带出了一带水痕,这时,我惊奇地发现,在天上的灰云进入水面后,不一会就会有淡淡的白色的水雾从水面上升起,而且还会不断向上弥漫,而水中就会出现一缕像墨水在水中散开后的沉淀,而且,这时水中已经有了许多沉淀了,有的甚至连接成了一定的纹路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里实在是太奇怪了.这难道就是死后的世界吗?”我刚这样想到.就听到一个声音在我的周围响起“Hi,你好,你就是原木一吗?”

学校附近的和学校里的绣球花*^_^*

玻璃瓶里的干花